對影成三

給我最愛的你~

一帆,生日快樂~你是最棒的~


PS滿滿的龍谷刺客風......我到底被荼毒多深orz,配色也渣渣的...

給新嘉世小隊長的生日賀,不過是遲到版本......
昨天板子和電腦都不在身邊只好今天來補上了


旗子很奇怪...但在修下去我連今天都趕不出來了,或許之後會再補上完成版吧?

《龍之谷同人》自我救贖(刺客中心)

繁體注意,台版翻譯注意
刺客中心同人,但是大概不會有明確cp
中長篇,
私設甚多,
不帶魯娜利亞玩(x
基本上只帶刺客和牧師玩(o

作者是個刺客廚,是個刺客廚,很重要所以再說一次是個刺客廚。

(1)
伯萊利村,一個遠離神聖天堂的小村落,躺在村外警衛哨口旁的烏鴉抬頭看了看天空,發現今天是難得的好天氣。最近的氣候實在奇怪,連日的暴雨讓人十分煩悶。於是看著終於盼來的晴空,他有預感他一直等在這小小村莊的目的會在今天完成。

空氣中一陣騷動,烏鴉笑了笑,這在常人看來不過是一陣微風,但由於過去長時間的經歷他可以很清楚的聽到時間扭轉的清脆聲音。然後他順著這個挪動軌跡,來到了一個少年的面前。他對著面帶驚愕的少年比了個禁聲的手勢,轉過身,看向從另一端出現的一男一女。

「快走吧。繼續跑。不然可是會被追上的,幻影。」烏鴉對著那名男子說到,而對面與他相似的面孔透出殺氣,卻是瞪著他身後的少年。
「他已經不是你了。」烏鴉擋在兩人之間,「再不走可就沒有機會了,那個男人雖然不在乎忠誠,但也不會接受背叛的。而我也不喜歡威脅。」

「啐!」名為幻影的男子狠狠的瞪了兩人一眼,拉著女子往另一個方向離開,就在要消失在烏鴉視野裡的瞬間,幻影突然轉身向他射出一發手裡劍。烏鴉反射性的閃開才發現不對,那枚手裡劍已經狠狠的插在他後方少年的胸口上。而此時空氣中又是一陣扭曲,他只來得及抓住少年的手張開一層保護。



他醒來的時候身邊並沒有其他人,嘗試坐起身來卻感覺到一陣劇痛,然後他發現有甚麼不太對.....但又說不明白。這時房間的門被打開了,他抬頭看向那個走進來的人。那人有著長及肩胛的紅色馬尾,穿著簡單的暗紅色背心,連在領口後的飾帶隨著腳步飄動。「醒了?」烏鴉將他扶起,把手中的水杯遞給了他。
他警戒的盯著烏鴉,「誰?」
烏鴉愣了一下,對他輕輕笑了笑,「你昏倒在村子外傷的很重,我只好把你帶回來。還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嗎?」
他搖了搖頭,然後他發現是甚麼不對了,不只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受傷,而是甚麼都不記得了。似乎是看出了他沒有表現出的不安,烏鴉拍了拍他的肩膀。「放心吧,我已經拜託了村子裡的警衛隊,說不定能找到些甚麼。對了,你的名子?」

他沉默了一下,才抬起頭看向烏鴉,「我......不記得了。」
烏鴉嘆了口氣,「算了,都救了你一條命,就幫你到底吧。」說話的同時烏鴉輕輕的按壓著他的胸口傷處,像是在檢查復原的狀況,「過一兩天應該就沒事了,好好休息一下,等等我們還得解決你的稱呼問題呢。」說完,便離開了房間。

獨自留在房間裡,一開始的不安感卻消失得無影無蹤。他想這一定有些奇怪的地方,像是對於那個連名子忘了告訴他家伙,竟然沒來由的信任。
他抬起頭望向床側的窗戶,窗外一片漆黑。透過窗戶的到影他看模模糊糊的,自己的樣貌。
那是一個有著火紅長髮的少年,他一點也不懷疑,若是將頭髮綁起來,他與那個人幾乎不會有差異。但還是不一樣,他看著自己的藍色眼睛回想著剛剛看到的,如同野獸一般的金色豎瞳。
這個世界,並不存在改變眼睛顏色的方法。他這樣告訴自己。

等他不知不覺再次睡下後,又一次醒來,烏鴉看來已經在他床側坐了好一段時間了。「好一些了嗎?」他向烏鴉點了點頭,再一次醒來原先胸口的疼痛已經減輕了很多。
「那就好,我剛剛從警衛隊那邊回來,他們找到了這個。」說著,烏鴉拿出了一個淺褐色的背包,上面還綁著一把彎刀。「這應該是你的,不過還是沒有能找到有關你身分的東西。」

烏鴉看著他沉默了一下才再次開口,「你有想過,要怎麼辦嗎?」
他看向烏鴉表情平靜,良久,才緩緩的搖了搖頭。
「如果你沒有打算的話,要不要和我一起走?」看了他的表現,烏鴉才有些小心翼翼的說,「我看你似乎也是個冒險家,就這麼到處闖闖,或許多少也可以找到些什麼,兩個人一起,也有個照應。」
「當然如果你不想的話也不勉強就是了。只是......我們長的這麼像啊,就這麼把你丟著我總覺得不太好。」

原來你也覺得我們像啊,他在心裡想到。然後開口。「你叫什麼?」他覺得他再不問出口,等等又會不記得了。
烏鴉倒是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。「是了,我都忘了......帝攸,我叫帝攸。」說完,他又笑了一個溫溫柔柔的笑。
「那麼,請多指教了,帝攸。」他伸出了手和他的相握。然後,他突然想起來,他自己倒還是沒有名子。
「請多指教,燐。」烏鴉說。他遲疑了一秒,才發現烏鴉說的是他。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。燐嗎?倒也還算可以的名子,很簡單。
然後刻意忽略自己其實有點喜歡這個名子。